墨染

羡澄《此生决不放手》5

江澄简直要被他气死了,摸了摸紫电,身上都是危险的气息。

拂风看见了连连后退

“那个,还是有办法的”

“好啊!你今天不给我一个满意的方法我就打断你的腿”江澄危险的道。

“咳咳!虽然我没有办法但是我侄子有办法,他可是非常厉害的!”拂风非常自豪的看着江澄。

“是吗?希望不要像你一样”江澄看了一眼拂风。

“那个孩子可是非常成熟稳重的,不要小瞧他,他呀!可是一个万年难见到奇才”

拂风说到这里气息都变得温柔起来,江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拂风

“说起来,我好像一直不知道你的身份是什么?更不知道那为什么帮我?不要和我说你是为了魏婴我可不信。”江澄看着拂风

一瞬间拂风有些僵硬,不过很快恢复了,语气有些悲伤。

“徒弟,其实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太多才好,至于我帮你只是因为你和那个孩子太像了,太像了”

说完闭上了眼睛,好似陷入了什么回忆,江澄没有再问,毕竟他不喜欢理其他人的家事。

“好了,乖徒儿,要不要去看看你师兄啊!”

拂风又恢复了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
江澄却陷入了沉默,他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魏婴,尽管他知道上一世魏婴,但是他还是没有信心。

这句话要是让其他人听见恐怕要惊呆了,堂堂三毒圣手居然也会没有信心。

拂风看见江澄这样叹了一口气。

“去吧!要珍惜机会这来之不易的机会”

江澄来到了魏婴的房间站在门前犹豫片刻,推开了门。

“江……澄”魏婴看到江澄有些激动跳下床,向江澄跑去刚刚醒了的身体那里经得起魏婴这么折腾,直直的向前摔去。

江澄看见了吓了一跳,赶紧过去扶他,刚刚碰到魏婴的手臂就被他紧紧的抱住了。

“魏无羡,你放……”江澄刚要开口让他放手,就被打断了。

“阿澄,阿澄…………”魏婴紧紧的抱着江澄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。

“魏婴……”江澄轻轻的叫他的名字。

“对不起,阿澄,对不起”魏婴不停的向江澄道歉。

江澄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魏婴。

他应该说什么呢?

该说的早就说完了,该骂的也都骂完了,所有的感情感也都………

江澄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,上辈子自己费尽了力气,想尽了办法,也不能让这个人回来,可是现在这个人却…………

“魏无羡,你先放手!”江澄有些无奈的看着他

魏无羡听到这话有些不情愿但是还是乖乖的放手了

“你……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吗?”江澄看着魏无羡像小狗一样的眼神有些无奈。

魏无羡摇了摇头

“阿澄………”

江澄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

“这些年……你过得怎么样”

江澄听到后愣了一会看着魏无羡,把头撇到另边。

“挺好的”

“不好……”

魏无羡看着他轻声的说

江澄没有说话打算转身离开,魏无羡从身后抱住他。

“对不起!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
羡澄《此生绝不放手》4

江澄在成堆的文案前工作着,如果仔细看,你可以发现他略显苍白的脸色,那只握笔的手,因为过于用力有些泛白。 江澄忍受着两颗金丹带来的不适,但这远远比不了刚开始的痛苦,江澄抿了抿发白的嘴唇,打算继续工作,却被敲门声打断了。
“宗主,今天有一场会……”
“不去” 江管事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
“可是………宗主你已经拒绝了好几个会谈了”
江管事看着江澄有些无奈,他当然知道自家宗主不喜欢这些会谈,但是真的没有办法全部拒绝。
“知道了,那个家族?”江澄不耐烦的问道。
“姑苏蓝氏”江管事尽职尽责的提醒。
听到“姑苏蓝氏”这四个字时江澄动作一顿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“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!”江澄放下笔,从江管事辉挥了挥手。
“……姑苏……蓝氏”江澄闭上眼睛轻声的重复。
片刻后睁开眼睛,拿出了锁灵囊这也是他依旧重复了上一世的事情,只不过多了一项。
就是找那个人的三魂七魄。
今年是第七年可他却只找到两魂六魄,这些年为了找其他的三魂七魄,他去了许多那个人去过去了,很多那个人没去的地方,可却只找到了区区七魄。
“希望这次……可以再找到他的魂魄”说罢并起身前去赴会。
“江宗主”蓝曦臣见到江澄来了有些意外的走了过去。
“蓝宗主”江澄看着蓝曦臣点了点头算是回应
“以为江宗主不会来”蓝曦臣笑眯眯的说道。
“四大家族必须的江某有不到的道理”江澄轻哼一声,凉凉的道。
蓝曦臣听到这话笑容有些尴尬,这三毒圣手果然和传闻中一样,口不饶人。
江澄不理会蓝曦臣的尴尬,直径走开,他现在不想理会任何人。
江澄来到了魏婴第一次接触怨气的地方希望能找到他的三魂。
江澄拿着可以感应到魏婴三魂七魄的铃铛四处查找,可令他失望的是,铃铛半点反应也没有。
江澄眼中尽是失落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江澄已经数不清楚自己已经失落了了多少次,每一次他都是满怀着期待怀着希望去,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,只要有一丁点消息他都会去,不管希望多么的渺茫,不管消息是多么的虚假,不管路途多么的遥远,他都愿意为争取那飘渺的希望而寻找。
“魏无羡,快点死回来!”江澄握紧袖中陈情。
到清谈宴会还未结束江澄便离开了,其余家族都觉得江宗主走的时候身边的气压好像沉了几分,却没有人敢开口询问。
回到莲花坞后,刚一进门,就被一盆水淋了个彻底,江澄不用想也是谁。
“哈哈哈哈,又中招了, 徒儿,你真是太笨了”某人在门口幸灾乐祸。
江澄的气压又低了几分,某人却还不知道
“拂-风-你死定了,我要打断你的腿”江澄身边全是紫色的雷电,一鞭子抽了过去。
“哈哈哈……乖……乖徒儿哈哈……别……别生气”拂风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“你最好有一个让我饶你不死的理由, 不然的话我就让让你尝尝紫电的滋味”江澄黑着脸看着某人。
“我是想告诉你,某人快要醒了”拂风笑着回答。
听到这话江澄愣住了,之前他是有多么期盼,那个人能够醒来,可现在那个人醒了他却有些不知所措,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。
“不是说三魂七魄没有找全不会醒来吗?怎么会醒来?剩下的一魂找到了”江澄有些惊喜也有些无措。
“不是 ,我只是向我侄子要了养魂珠让他醒来,至于剩下的一魂我也找不到,似乎为什么人召唤走了,所以根本找不到。”
“召唤走了,那应该怎么拿回那一魂?指定可以抽出灵魂吗?”江澄看着他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“不行,徒儿你忘了紫电只能抽出夺舍者灵魂,那边是献舍。”拂风仿佛看白痴一般看着他。
江澄被这眼神看的生气
“那你和我说说其他的办法,你要是说不出的话,呵!”
听见江澄的话拂风瞬间石化。
江澄看到了石化的拂风
“师傅该不会不知道吧?”江澄拿着紫电阴森森的问道。
江澄从来不叫他师傅,但你叫他师傅准没好事。
“这个……这个嘛!我离开的早还没有学到那个部分就因为犯了错误被赶走了,后来也没去补习,嘿嘿……”拂风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道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对不起,因为身体的原因更新晚了,以后还有可能因为身体的原因没办法按时更新,请小可爱们原谅,我会尽量按时更新的,对不起,对不起

羡澄,《此生决不放手》3

“也就是说我还要去抽鬼修,然后找到他,所有的灵魂,他才能醒过来吗?”
江澄看着老人,紫电非常有节奏的打着桌子。
“是……是的”
老人看着紫电,咽了咽口水仿佛被紫电打的不是桌子而是他一样。
“真是作死,麻烦死了。”
江澄非常不屑的说
“那你这是帮还是不帮啊?”
老人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生怕说错了,哪句话紫电把他给抽死了
“谁会帮他这个祸害找魂”
江澄说完接拿着紫电走了
老人见状也不阻止,只是笑了笑,因为他知道江澄一定会帮忙的
“真是一个嘴硬心软的人呐,徒弟哟!你遇到了一个好人珍惜吧!不要像师傅当年一样选错了人,把重要的人伤了个彻底”
江澄来到了 一片竹林里,一个穿红衣的女子坐在竹林里喝茶,看见江澄来了笑盈盈的走了过去
“江澄,好久不见了,这次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?”
“温情,有没有让两颗金丹共存在一个身体里的方法?”江澄直接开门见山。
“你……要做什么?”温情蹙眉问道
“你只需要告诉我就行,不要多问江澄不耐烦的回答
“你若不告诉我原因我就不帮你,而且……金丹必须带人的身体里,若离体不得超过七天,否则跟废丹没什么区别”温情挑了挑眉仿佛再说,看我们谁能耗过谁?
“我想要两颗金丹都存在我的身体里,然后再移到别人的身体里”江澄轻声回答
“你有移到谁的身体里?是为了魏……无羡吗?”温情的手抖了抖,茶水溅了出来,滚烫的茶水在温情手上留下了红印。
“你不需要知道,只需要照我的要求去做就行了,不要多管闲事,不然就滚出云梦”江澄厉喝道。
“你……到底想干嘛?”温情手有些发抖
“你是承受不住两个简单的压力的”温情抬头看着江澄。
“与你无关”江澄别过头。
“知道了,但是他已经这么多年都使用鬼道,肯定不能直接接受金丹”温情看着江澄叹了一口气,她明白这件事情已经没了回转的余地,这些年下来她已经看透了眼前这个嘴硬心软的人,嘴上说着恨他不再帮忙,却还是为了他留下他最纵恨的温氏于孽。
“三天后我会再来,希望那个时候已经做好了准备”说完便离开了。

羡澄《此生绝不放手》(2)

江澄来到了乱葬岗,来到了魏无羡生前呆的地方,轻轻挪动一处机关,墙壁上出现了一道暗门,江澄走了进去,里面躺着一个人,如果这时江澄身边有人在的话,一定会非常吃惊,躺着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夷陵老祖魏无羡。
“你来了”身后传来一道声音
江澄没有回头,那人见江澄没有回答,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自顾自的走了进去,那人头发花白,浑身上下跟街头的乞丐一样。
“前辈”江澄终于把目光移给那个人
“看什么看,老头子把你从15年前拽过来,我容易吗?”老人看着江澄吹胡子瞪眼
江澄没有说话,“你们两个死孩子性格这么一样,真想气死我老头子吗?”
“……多谢”江澄沉默了半天,才吐出两个字。
“哼!你现在应该知道莫玄羽不是那个臭小子了吗?”老人轻哼一声。
“前辈是怎么知道的”江澄抿了抿嘴唇问道。
“哼!那个臭小子虽然爱逞英雄,爱闯祸,爱惹麻烦,爱逞强,还喜欢………………”
江澄有些黑线
“咳咳……但是,那个小子还不至于躲在外一个人后头”老人也觉得自家徒弟的恶性太多了。
“前辈,那个莫玄羽……”
“那个莫玄羽不过是一个拥有这个臭小子记忆的人而已,而且还懦弱的要死,这小子要是这么懦弱他怎么可能成为夷陵老祖?”老人气呼呼的解释。
江澄听到这话眼睛亮了亮,
“前辈的意思是那些事都不是魏婴想做的。”
“对”
“那魏婴他有没有喜欢蓝湛”
“当……然不知道……”老人真的不知道,他不肯给予这个孩子希望,因为他明白希望过后是绝望。
“我应该怎么做?”江澄
“这很简单的,只要你拜我为师我就告诉你,还不快叫师傅”老人看着他
江澄听见后摸了摸手指上的紫电,意思很明显,果然有什么师傅就有什么徒弟。
“你们俩怎么都一样!想听你们叫一句师傅怎么就那么难呢?”老人一蹦三尺高,离江澄远远的。
“再说这种话,小心我打断你的腿”江澄摸了摸紫电,非常有气势的说
“你个欺师灭祖的臭小子,怎么和你师兄一个样?”老人满脸泪花的说。
“师兄?”
“没错!你是我小徒弟,他是我大徒弟,你只能是被压的那一个”老人浑然不知自己说了什么
江澄听见最后那句话,直接拿出紫电向他打了过去,被压!他堂堂三毒圣手,怎么可能只有被压的,要压也只能是他江澄压他魏无羡。

羡澄,《此生绝不放手》(1)

羡澄cp
我一直在想如果澄澄早出手的话羡羡早就是澄澄的了,根本没有蓝二公子什么事了,而且澄澄也不是对羡羡完全没有感情,这个是写澄澄重生后的故事,忘羡退散,不喜勿入
观音庙的事情过去了两年,曾经威名远扬的三毒圣手江澄居然去世了,所有人都震惊了,
金凌听到了这个消息直接从兰陵跑到云梦,金凌心里万般祈祷这只是个玩笑,可当看到自己舅舅,冰冷的尸体时,身为宗主的他没有忍住,直接坐到了地上,不顾形象的哭了起来,任谁都没有拉起来。
江澄刨出了金丹,却没有人知道被刨出的金丹在哪?
所有人都以为金丹被他毁了,甚至有传闻说江宗主是因为无法忍受自己的金丹是,害死自己全家的人的金丹,才刨出金丹的,这种留言五花八门的,但是真正的原因却只有江澄自己知道。
所有人都知道难忘机喜欢夷陵老祖魏无羡,知道他的,问灵十三载,知道他的三十三道鞭子,知道…………
却没有人知道三毒圣手江澄也喜欢夷陵老祖魏无羡,没有人知道他同样守了陈情十三年,没有人知道他看见,修鬼道的人便抓去,并不是因为憎恨,只是因为他想找到那个人,没有人知道…………
这一切都没有人知道,只是因为他的骄傲不会允许他说出口,更没有人替他说出这些事情,他没有像蓝忘机一样幸运,有蓝曦臣一样的人替他说出来,甚至没有人知道这些事情,更是因为他不愿意说出口,而他会说出口的一切也都和他一起带走了。
江澄看着手中的金丹有些发愣,他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回到从前,还是魏无羡死后,江澄握紧手中的金丹忽然笑了,
“魏婴,这次我绝对不会让你逃走”就算将来你不姓魏,也得乖乖跟我姓江,而不是和蓝忘机姓蓝。
“宗主,不好了,小公子和别人打架了”一个紫衣弟子,急急忙忙的跑进来。
他似乎忘记了现在的他,还有一个任性大小姐要带。
“知道原因吗?”江澄头也不抬的问。
“这……”那名弟子看了看江澄,半天也不敢说。
江澄最讨厌别人说话吞吞吐吐的,皱了皱眉头
“直接说”
弟子看见江澄阴郁的脸色,吓得直接跪在地上
“那些人说……说小公子……说……他有娘生没娘养”
江澄冷哼了一声,“这种事情还要向我汇报,直接打断他的腿,然后再丢出去”
“是是是,”说完连滚带爬的跑了。
弟子走后江澄直接去找到金凌,到了门前
“金凌开门!”
门被推开了,金凌红着眼睛看见江澄直接扑到江澄身上哭了
“舅舅,那些人说我有娘生没娘养,还说舅舅将来也不要我了”
“不会的,谁敢这么说舅舅直接用紫电打断他的腿”
要是换了以前江澄,绝对不会这么有耐心的哄着,以前他只觉得小孩子哭特别麻烦,而现在只有无尽的心疼